青青草丝瓜app

   千千 ,最快更新缠绵入骨:总裁好好爱最新章节!

   林雪落当然希望自己唯一的女儿能嫁个才华卓越、且人品端正的好男人。

   钱不钱的无所谓,但人品一定要端正。而且还必须真心实意爱自己女儿的。

   “妈咪,我觉得顾城的表弟就不错!斯文又谦逊,关键他对晚晚还一见钟情!斯坦福的高材生,智商妥妥的!等晚宴上,您留意一下呗!”

   封林诺之所以极力的推荐顾城的表弟,完是因为顾城这才出大血了,把自己珍藏了七八年的限量版机车都送封林诺了!

   关键封林诺也觉着顾城的表弟斯斯文文的,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!

   “哦,是吗?”林雪落追着问,“叫什么来着?晚宴上妈咪一定留意!”

   “好像叫什么田言浩!家族是做房地产生意的!”

   封林诺把儿子从妈咪林雪落怀里揪了下来;小家伙怒怒的瞪了老是对自己动手的渣爸,带着小情绪跑去找妈咪姜酒告状去了。

   也许是因为封林诺自己还老不想长大,所以老喜欢手贱的去逗儿子;捏一捏小脸,弹一弹脑瓜崩什么的,一直都是常规操作。

   封林诺当然是疼爱自己亲生孩子的。但就是忍不住的手贱!

   “妈咪……渣爸又弹小诺的脑瓜子!”

  
腿长少女公园游记

   小诺小朋友摸着自己被弹疼的小脑袋跑进二楼的主卧跟妈咪告状。

   “你渣爸弹了你几个的?”

   姜酒给女儿穿上了卡通的连身睡衣。

   一个活脱脱的呆萌小脑斧一挪一挪的爬下了床。

   每到晚餐之前,姜酒便会把女儿洗得香喷喷的,而且打扮得呆萌又可爱。

   因为每次公公封行朗回来,都会抱着小小米吃晚餐。

   看得出,公公封行朗是真的很喜欢自家的小小米。

   的确有那么点儿讨好公公的嫌疑:因为姜酒怂恿封林诺去玩翼装飞行时出了很大的事故,差点儿就要了封林诺的命!公公封行朗一直对她都不冷不热的。

   所以为了计好公公封行朗,姜酒每天都会把女儿小小米打扮得呆萌又可爱;让公公封行朗爱不释手。

   “渣爸弹了小诺两个脑瓜崩……还打了小诺的P股,揪了小诺的胳膊,捏了小诺的小脸蛋儿……”

   小东西一口气把渣爸封林诺的罪行控诉出来。

   “那你告诉奶奶了没有啊?”

   姜酒一边心疼的揉着儿子弹疼的小脑袋,一边柔声问。

   “奶奶有凶渣爸了!渣爸的皮厚厚的……都没有跟小诺道歉!”

   小东西靠在妈咪的怀里,有些委屈的哼哼,“小诺想舅舅了……好想的!”

   “妈咪也想舅舅啊!”

   姜酒叹了口气,“可是你爷爷身体不太好……你渣爸走不开啊!”

   “坏爷爷装的啦!”小东西哼着气。

   听到楼下传来引擎声,姜酒立刻探出头去张望。

   “小米,是你爷爷回来了……还记得妈咪吩咐你的话吗?”

   姜酒蹲身过来询问女儿。

   小脑斧乖巧的点头,“跟爷爷说……想舅舅了!”

   “对了!要萌……要乖……要甜!你可以先亲亲爷爷,然后再说的!”

   为了能带着丈夫封林诺和两个孩子回默尔顿,姜酒是真的用尽心思。

   姜酒也询问过哥哥菲恩:公公封行朗的脑袋里究竟有没有肿瘤?

   哥哥菲恩的回答模棱两可:只说公公封行朗的心病更重!

   公公封行朗能有什么心病?不就是不想让他宝贝儿子回默尔顿么?

   大男子主义的公公认为儿子给别人家当了上门女婿,那是对他的奇耻大辱!

   加上封林诺大伤初愈,着实把公公封行朗心疼狠了!

   “嗯……小米知道哦!小脑斧出发!”

   于是,一个圆滚滚且胖乎乎的小脑斧,便朝楼下冲了去。

   ……

   这四年来,丛刚履行了他对封行朗的承诺:重新做回了他的近身保镖。

   但他也坚守着原则:把封行朗送回家后,他便离开。

   舒适的商务车里,封行朗没有下车的意思;而是侧头看向丛刚。

   “小虫和安安不在……一起进去吃完晚饭再走吧。”

   “如果你能接受我跟林雪落眉来眼去的……那我在你家留宿都行!”

   丛刚淡淡的说道。

   “那你还是滚吧!”

   封行朗赏了丛刚一记白眼;感觉不解恨,又伸手过来捏了捏他的脸颊。

   “你就不能多长点儿肉么?跟个骷髅头包了一层皮似的!”

   封行朗嫌弃一声后,又紧声说道:“明天早点儿来……得去一趟城景园林!”

   “嗯,好!”丛刚温声。

   “虫子……辛苦你了!”

   这句话,听着还算顺耳;可接下来的话,就不那么动听了:“你都那么大年纪了,还要让你跟着我一起劳碌……虽然能感觉到你的力不从心,但除了我要你,赏你口饭吃……你也找不到其它活儿!所以呢,你要对我怀有一颗感恩的

   心!”

   丛刚:“……”

   也就只有封行朗敢在丛刚面前说出如此没脸没皮的话来。

   “多谢封总赏饭吃!小的感激不尽!”丛刚温温的接话。

   “嗯,知道感激就好!”

   封行朗探手过来撸了撸丛刚的头,“你说你这么大年纪,要是找不到活儿做,体现不了自己的存在价值,很容易抑郁的……”

   “封总说得极是!很感谢封总给我这样的机会,我会好好把握的!”

   丛刚很配合的说道。

   “嗯,乖!知道我对你的好就行!”

   临行下车,封行朗探身过来,在丛刚的额头上啄了一下,“我就是你的再生父母!对我要一直怀有感恩的心!”

   “谨听封总的教诲!”

   丛刚平声静气的作答。他已经习惯了封行朗这样的狂妄自大。

   换而言之,封行朗的狂妄自大,亦是被他丛刚所惯出来的。

   又在丛刚的脸上揪了几下,封行朗才下了车。

   随即,那辆商务车便火速离开了。

   封行朗:“……”我去,老子下车还没站稳,这只死虫子竟然就溜了?!

   看来自己对他的教诲还没以让他深刻的领悟!!

   刚进别墅,封行朗便看到一只呆萌的小脑斧朝他蠕动过来;

   “小米米……快过来让爷爷抱!”

   封行朗抱起软萌的小可爱,连亲了好几口。

   小米被迫式的被亲着,依旧乖巧。

   “今天穿的什么啊?小老虎装么?嗯,可爱!”

   封行朗宠爱的顶着小孙女的小脑斧头,“叫爷爷……要最甜最甜的那种!”

   “爷爷……好爷爷!最帅的好爷爷!”

   小米卖萌的抱住封行朗的脸,甜甜的亲了亲,“爷爷好乖好乖的……爷爷好棒好棒的!”

   “嗯……嗯……嗯!甜死爷爷了!爷爷最爱最爱我家小米米了!”

   封行朗的心都快被怀里的小东西给甜化了。又连亲了好几下。

   “爹地……好爹地!最帅的好爹地!人家也要亲亲嘛!”

   封林诺撅嘴上前来讨亲,却被封行朗一巴掌拍上了他的脸,然后嫌弃的推开了。

   “爸,您就这么对我啊?我可是您的亲儿子!”

   封林诺看到亲爹封行朗的心情极好,便油腔滑调的调侃了几句。

   目的很明确:他想劝亲爹封行朗去默尔顿生物科技做进一步的脑部治疗。

   “亲生的又怎么样?一边凉快去!”

   封行朗嫌弃一声后,又抱紧怀里的小孙女连亲了好几下。

   可封林诺清楚,亲爹封行朗有多爱自己!

   “行朗,不是让你叫上丛刚一起回来吃晚饭的么?小虫和安安不在,他一个人多寂寞啊!”

   林雪落看到丈夫身后又没人,便又习惯式的埋怨起来。

   “我故意不让他过来的!敢跟我女人眉来眼去,我挖了他的狗眼!”

   封行朗冷情的说道,“保镖就要有个保镖的样子!主就是主,仆不是仆!不能越界!”

   “爹地,要不是我义父每年支付十亿的佣金,你觉得我毛丛叔会给你当保镖吗?他不挖你的眼就不错了!”

   封林诺真觉得亲爹封行朗装大了!

   对于河屯每年支付丛刚十亿佣金的事儿,封行朗是知道的。

   他也没提出什么异议,就当是默认了丛刚去坑河屯这十亿!

   还能怎么着?总不能逼着丛刚去跟河屯干架吧?!

   只用钱解决的问题,对河屯来说再合适不过了!

   而且估摸着河屯也活不到了几年了!花钱续命,也算值了!

   “你爹地啊,是越老越能装!你跟义父河屯一个德性,死要面子活受罪!真是苦了你毛虫叔,还要憋屈自己当你亲爹当保镖!”

   林雪落一针见血的嗤声。

   封行朗也不恼,自顾自的逗玩着怀里的小脑斧。

   “小米米,在家想帅爷爷了没有?”

   小米米抱着封行朗的脸颊亲了一口后才奶萌的说道:“小米米想爷爷……小米米想舅舅……”

   “想舅舅?想哪个舅舅啊?”

   封行朗不动声色的问。

   “想……菲恩舅舅……想迪卢卡舅舅……想费里克斯舅舅……”

   小可爱奶声掰数着自己的小手指。

   “米米想舅舅……可以让舅舅们来家里作客啊!”

   封行朗柔声提议。想带着他的儿子和孙子孙女回默尔顿,那是不可能的!

   “大舅舅的腿腿又疼了……要坐轮椅……不能来的!”

   小可爱萌甜的说道,“小米米想回家看大舅舅!”

   坐轮椅?呵呵!竟然学他封行朗玩苦肉计呢?

   前些年都能直立行走了,怎么突然又开始坐轮椅了?装得是不是有点儿过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