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脚本app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艳阳重新照耀了下来,城堡恢复成破损的模样。

   外边花园里艳丽的花朵凋零,露出了数百具森然的白骨。

   王女死不瞑目的尸体静静躺在地上,身下铺着的礼裙,如折翼的蝴蝶般。

   绫清玄看了一会儿,缓缓蹲下身,伸手帮她盖上了眼眸。

   抬眸,她眼中的那片淡漠之色并未消散。

   舞厅昏暗,只有窗外射进来的光线,待在原地的人们惊慌失措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 在这片吵闹中,一块干净的手帕递了过来。

   “大人,您没事就好。”

   封珏面露轻笑,目光却在打量她身上是否有伤痕。

   “嗯。”绫清玄简单应了声,接过手帕。

   她没什么事,倒是封珏,受了些伤。

  
内衣模特性感写真

   男生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遍布,不同于她和溪是灵识进入,封珏是用自己身体的,这样的伤痕,对他来说,很疼吧。

   “不哭吗?”

   绫清玄突然问道。

   封珏一脸懵逼,“哭……为什么?”

   绫清玄抬手戳了戳他的伤口,“疼吗?”

   “疼。”虽然疼,但他是男子汉,绝对不会哭的。

   绫清玄又指了指另一边哇哇哭着的溪,“她更疼的样子。”

   封珏:……

   溪那明显是假哭啊,她身上都没多少伤。

   “可疼了,帮我揉揉,还要上药,不不,我现在超饿的,顺便给我咬一口吧,反正也要……,不如给我咬咬脖子吧。”

   总感觉那地方最好吃。

   “给咬咬脖子?”小王子歪头,凑近,张嘴咬住了溪的脖子,轻轻的,一点力度都没有。

   溪直接被逗笑了。

   “不是咬我,是我咬,算了算了。”溪叉腰,牛逼哄哄道:“现在反派被我……我们消灭啦,看我保护保护得超棒的吧。”

   男孩笑靥如花,“嗯,很棒!”

   “既然其他部下都不在了,待会儿我送出去。”溪默默他的脑袋,“……刚刚,谢谢接住我了。”

   要是没那么及时的话,她屁股肯定要开花。

   “嗯!”

   ‘盯——’

   绫清玄的视线一直在溪那边,封珏晃了晃手,“大人,您需要补充血液吗?”

   溪刚刚的话封珏也听见了,他抿唇,拉开了衣领。

   男生白皙的肌肤上染了些许血液,稚嫩的脖颈上,绫清玄能够清晰的看见血液流动。

   绫清玄移开目光。

   半晌,又移了回来,“好。”

   在封珏期待的目光中,小姑娘绷着脸,抓住他的手咬了一口。

   封珏:……

   这动作像极了敷衍完成任务的模样。

   简单咬了一口绫清玄就松开了。

   连皮都没破。

   封珏记着刚刚那触感,心底酥酥麻麻的。

   “要回去了。”

   既然反派已经被解决了,这个世界的数值等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了。

   他们待在这,反而会影响世界的重新构建。

   空间圈出现,绫清玄率先踏了一步,转眸看向溪,“溪,走了。”

   “啊,大人,们先走吧,我送送他。”溪朝着他们挥手,“我马上就会来哒~”

   绫清玄又盯了一会儿,没说什么,抬步进入空间圈。

   而封珏,看着溪的目光中多了一丝凝重。

   舞厅渐渐安静了下来,溪起身牵住了他的手,“走吧。”

   两人朝外走着。

   溪感叹道:“好好一个城堡,就这么毁了呢,听说这国家的王有一儿一女,公主被老巫婆占据了身体变成王女,国王和王子可能早就被除掉了吧。”

   毕竟是心狠手辣的反派,什么都干得出来。

   她家宿主来这之前,老巫婆已经占据了,所以太之前的剧情溪并不知晓。

   “原来是这样,那老巫婆好坏。”男孩应和道。还不容易有人听自己唠叨嘀咕,溪很欢快的继续道:“嗯嗯,还有呢,再过几年就长大了,那时候说不定就要娶妻了,可千万要擦亮眼睛啊,不能被外表所骗,要多看

   看人家的心灵。”

   男孩疑问,“可是心灵怎么看?”

   “细节,晓得伐,这种事别问我啦,反正以后自己注意,别被女人骗了,尤其是漂亮的女人。”溪晃了晃手,“握得也太紧了吧。”

   男孩垂眸道:“因为……是不是,马上就要走了?”

   “嗯啊,保护的任务完成,我得回去了。”

   “那以后,我们还会再见吗?”

   溪露齿一笑,“这可说不定,缘啊,妙不可言,但我会记住,成为的骑士的这一刻。”

   男孩沉默片刻,抬眸浅笑道:“那说好了,要记住啊。”

   “嗯。”

   走到城门口,溪一口气将他带到了外面。

   “瞧,出来了!”

   男孩望着四周,点了点头,“……谢谢,还有,再见。”

   “那我走咯。”

   空间圈在溪面前打开,她朝里面走去,不知想到了什么,她身子一僵,突然转身,“……”

   站在城门口的男孩,身形突然消散。

   他略稚嫩的脸上露出悲伤的神情来,“谢谢,保护了我。但我……我想起来了。我……早就死了啊。”

   死在了这座城堡里。

   失去了之前的记忆,永远被困在城堡中,不能离开。

   泪水肆意留下,男孩捂嘴哭道:“我想,我还想和在……约定好了,要记得我,我就是这般任性,一定,不能忘记我。”

   ‘魔尊,我能提一个任性的要求吗?’

   ‘呵,不听。’

   ‘都说了,是任性的要求,所以,咳,一定,要听,决不能,决不能忘记我,决不能。’

   ‘……不听。’

   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嗡嗡作响,溪蹒跚着脚步,伸出手去。

   快要触碰到那男孩的时候,光芒变成光点,全部消散。

   她摸了个空。

   溪抬手抹了抹脸,仰头,目光幽然,“怎么就,突然下雨了呢。”

   她终究还是没有保护好那个男孩啊。

   原来他早就死掉了。

   难怪大人和那小屁孩的眼神都如此奇怪。

   该死的反派,该死,为什么世上会出现这种东西!

   溪狠狠锤着地面。

   她深深吸了口气,抬手,摸了摸自己的脖颈。

   嘲然一笑。“早知道,就让咬深一点了。”